betway必威亚洲官网-欢迎您
做最好的网站

id="hi-133384">痢疾

脉滑.按之虚绝者.必痢也.寸浮数.尺涩.必下青脓血.沉弦.必下重.脉数.若微发热.汗出者.自愈.脉微弱数.自止.脉沉小留连者.易治.数大身热者.难治.

分在气、在血治,赤属血,白属气。身热、后重、腹痛。身热者,挟外邪,法当解痉,不恶寒用小山菜去参;后重,积与气郁坠在下之故,兼升兼消;腹部痛者,是肺金之气郁在大肠之间,以苦梗发之,然后用治痢药。气用气药,血用血药。下痢感冒人实者,宜用刘氏之法下之,然后随气血用治痢之药。下血多主食积与热,当凉血泄热,干归、桃仁、黄芩之类,或有效朴硝者。青六丸治血痢效,以六一散一料炒红曲半两,能益气,以饭为丸。肠脑仁疼痛者,宜温散药,如姜桂之属以和之。如有热,用黄芩、可离之类。壮者与初病者。宜下之;柔弱衰老者,宜升之。一痢初得之时,一二三日间,法当利,大小调胃承气汤下之,看其气血而用药。气病用参术,血病用四物汤为主,有热先退热。后重者,当和气,才客、槟榔之类。因积作后重者,保和丸主之。二十八日后不得下,脾胃虚故也。

痢赤属血,白属气。有身热、后重、胃痛、下血。身热挟外感,小柴草汤去西洋参。

痢者或脓或血或脓血相杂.或肠垢.或无糟粕相混.虽有痛不痛大痛之异.然皆里急后重.强迫恼人者.谓之痢也.属湿热及食积.三者.别黄色赤白黑五色以属五脏.白者湿热伤气分.赤者湿热伤血分.赤白相杂.气血俱伤.黄者食积.或云淡褐杂色.是风与火.下如豆奶者.赤白相混.湿毒也.钱氏云.红黄黑皆热.青黄黄谷不化者为冷也.抑考其本.皆由肠胃所受饮食之积.余不尽行.留滞于内.湿蒸热秽.郁结日深.伏而不作.时逢严热.相火司令.又调摄失宜.复感严热之毒.至秋阳气始收.火气下落.蒸热积贮.而滞下之症作矣.以其积滞之滞行.故名滞下.即痢是也.其湿热秽积干于血分则赤.干于气分则白.赤白混下.气血俱受邪矣.久而不愈.气弱不运.脾积不磨.陈积既滑.下凝犹鱼脑矣.甚则脾胃空虚.开司失守.浊液迸流.色非一类.错杂混下.状如豆浆矣.若脾胃下陷.虚坐努箦.色如白脓矣.其热伤血深.湿毒积秽.粘连青黛色.则紫黑矣.其秽浊积而欲出.气滞而不与之出.所以下迫窘痛.后重里急.数欲便而不能够便.此皆大肠经有所途遏梗塞.气液不通故也.宜详审之.

保和丸方∶山里红肉 神曲 广陈皮 羊眼半夏 茯苓皮 青翘 罗服子 上炒七味为末,粥丸,姜汤下,或加山蓟二两。下痢初发热,必用大承气汤下之,后随证用药。下痢久不唯有发热者,属血虚,用寒凉药,必兼升药热药用。

后重积与气坠下之故,兼升兼消,宜雅客槟榔丸之类。不愈者,用秦艽、皂角子、煨大黄、土当归、桃仁、虚氏之法下之,虚则以苦梗开之,然后用治痢药。气用气药,血用血药。有热,用黄芩、白芍药之类;无热肠头痛痛,或用温药姜、桂之属。下血四物为主。下血多主食积与热,或用朴硝者。青六丸治血痢效。痢疾初得一二十五日间,以利为法,切不可便用止涩之剂。苦实者,调胃承气、大小承气、三乙承气下之,有热先退热,然后看其气病血疾,加减用药,不可便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参术。然血虚者可用,胃虚者亦用之。血痢久不愈者,属阳虚,四物汤为主,凉血和血,涵归尾、桃仁之属;下痢久不独有,发热者,属阴虚,用寒凉药,必兼升散药并热药;下痢大孔痛者,因热浪于下也,以旋花、槟榔、黄连、黄芩、炒干姜;噤口痢者,食欲热甚故也,大虚大热,用香连丸、连肉各十分之五,共为末,米糊调下。

河间云滞下症.属湿热郁遏肠所致.又云无积不利.初起一21日.元气未虚者下之.枳壳大黄之类.此通因通用法也.又云行血则便脓自愈.土当归离草桃仁红花之类.调气则后重自除.雅客槟榔之类.切忌止涩.又云后重则宜下.独步春槟榔丸主之.腹部痛则宜和.苍术白芍药乌拉尔甘草广陈皮当归曲之类.身重则宜温.姜附之类.脓血稠粘.以重药竭之.身冷水肿.以重药温之.风邪内缩.宜汗之.回草羌活之类. 溏为利者.温之.附片理中之类.在表者汗之.在里者下之.在上者涌之.谓吐也.在下者竭之.谓下也.身表热者内疏之.地熏葛根之类.小便涩者分利之.五苓之类.抢手者寒之清之.芩连之类.气滞者调之.雅客槟榔枳壳之类.积滞者去之.枳实浓朴大黄之类.阴虚而下陷者升举之.人葠黄 山蓟甜根子升麻之类.阳虚者补之.土精西当归娇客之类.呕者和之.黄姜羊眼半夏广陈皮之类.噤口者.胃热也.太子参黄连补而清之.各从其类也.变症多端.难以枚举.姑撮其要.以俟知者.

一本云∶血久不只有,发热者,属血虚,四物为主。下痢后,身发热者,有外感。初下肠发烧痛,不可用参术,虽血虚胃虚者,皆不可用。下血有风邪下陷,宜升提之,盖风伤肝,肝主血故也。有湿伤血,宜行湿清热。后重者,积与气坠下,当和气,兼升兼消,独步春、槟榔之类。不愈,用皂角子煨大黄、秦哪、桃仁、黄连、枳壳作丸,盖后重大肠风盛故也。下痢病,有半死半生者,二下如鱼脑者,半死半生;身热脉大者,半死半生。

又方

加减黄芩木芍药汤 治久痢不止.

有不治证者五∶下血者死;下如尘腐色者死;下如屋漏水者死;下痢唇如朱砂红者死;下痢如竹筒者不可治。夫痢而能食,胃未病也。若脾胃湿热之毒,熏蒸清道而上,引致食欲闭塞,遂成禁口证。

沙参二分,姜炒黄连一分,为末浓煎,成天细细呷之,如吐则再服,但一呷下咽便开。

黄芩 枳壳 木白芍药 槟榔 筋根 乌拉尔甘草当归 苍术 浓朴 杨枹蓟 橘皮 黄连

一方治禁口痢,香莲丸与莲肉各半,研末,半汤调下。

人一丢丢。 脐内。下痢无可救药,下如鱼脑者,半死半生;下如尘腐色者,死;下纯血者,死;下如屋漏水者,死;下如竹筒注者,不治。赤痢乃自小肠来,白痢乃高慢肠来,皆湿热为本,赤热。《内经》所谓身热则死,寒则生,此是差不离言,必兼证详之方可。今岂无身热而生,寒而死者?脉沉小十治,或解毒,或利小便,或待其自已,还分易治难治不治之证,至为详密。但与泻同,立论不分,学人当辨之。大略痛,一曰温之,一曰清之。按久病身冷,脉沉小者,宜温;暴病身服,脉浮洪者,宜清、宜补。有可吐者,亦有可汗可下者。初得之时,元气未虚,必推荡之,此脓血,此脾传肾,贼邪难愈;先脓血,胜水泻,此肾传脾,微邪易愈。下痢如豆奶者湿也,盖脾者,家以内,上下传染相像,却宜明逆气之胜复以治之。

上作一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.姜一片.枣一枚.水二钟.煎一钟.食远服.腹部疼.加砂仁、才客、后重.加山碱皂.

治禁口痢,脐中用东风螺人麝香一些些,捣烂盒之,以引其热就下,热去则欲食也。

戴云∶痢虽有赤白二色,终无寒热之分,通作湿热治。但分新旧,更量元气用药,与赤白带同。

赤痢.加生川军、桃仁、再加土当归、初欲下之.加大黄.

治痢方∶马蓟、山芥、条芩、当归曲、白芍药、生生地黄、青皮、黄连、棕榈酸皂、乌拉尔甘草,作一服,白水煎,里急后重,炒连、香皂,加桃仁、槟榔,甚者加大黄,呕者加羊眼半夏姜煎。

黄连 滑石 生地黄 白芍 苍术 白术 当归 青皮 条芩

白痢.加白茯苓皮、松香皂、初欲下之.加大黄.

又方∶干姜 土当归 乌梅 侧柏叶 黄连 上作一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,白水煎。

上锉。水煎。里急后重,炒连、玻璃皂,加桃仁、槟榔。甚者,大黄;呕者,用姜汁、和姑。

赤白相杂者.并充裕二药.盖芎归桃仁以理血.玻璃皂茯苓块广陈皮以理气初欲下者.亦加大黄、食积.加山楂、枳实.

孙参知政事因饮食过多,腹膨满,痢带深藕红,用马蓟、于术、浓朴、甜根子、茯苓块、铅皂,煎下保和丸八十粒。

又方

如白痢久.阴虚胃弱.或下后未愈.减芩连、赤芍药,去槟榔、枳壳、浓朴,加黄参、黄、茯苓皮、砂仁、干姜.

又方有炒曲。

干姜 西当归 乌梅 香柏黄连

赤痢久.阳虚胃弱.或下后未愈.减芩、连、枳壳,加胡藭、熟地髓、阿胶.

痢后脚弱渐细∶马蓟 酒娇客 生龟板 酒柏 上末之,粥丸,以四物汤加橘皮、乌拉尔甘草熬汤吞之。

上锉。作一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,水煎,食前。若水泻,可等分用,

betway必威官网,赤黑相杂.此湿胜也.或心烦黄疸.及赤涩短少.加木通、泽泻、茯苓块、山栀、以分利之.

痢后游痛症,双腿无力∶广陈皮 和姑 玉盘盂 茯苓皮 马蓟 土当归 酒芩 杨枹蓟 甘草上作一服,姜三片煎,食前泰山压顶不弯腰。

又方 治热与血。

血痢.加川芎、生地、槐花、地榆、添当归.

一个人泄泻,劳碌劳役,下利白积,漂白土末炒广陈皮、玉盘盂、冬白术、茯苓个、乌拉尔甘草,上煎,食前服。

大黄 黄连 黄芩 黄柏 枳壳 当归 芍药 滑石 桃仁 甘草 白术

久不愈.减芩、连,去槟榔、枳壳、浓朴、马蓟,加阿胶、猪人参、香柏、荆芥穗.炒黑干姜.

一妇人痢后,血少肚痛,以生川军、当归身、广陈皮、娇客,上煎,调六一散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。

上为末。或汤调,或作丸。用面糊或神曲糊丸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。

痢已久.重不去.此大肠坠下.去槟榔、枳壳,加升麻、荆芥穗.

一方治牙痛∶罂粟壳 樗白皮 黑豆 上同煎,食前服。

一本云∶误服热药涩药,毒犯胃者,当明审以祛其毒。

呕吐.加石膏、半夏、山栀、入姜汁、缓呷之.以泻食欲热.

痢时气发热,马蓟、浓朴、木娇客、金当归、黄芩、香柯树、玉札、粟壳、枳壳、槟榔、独步春、乌拉尔甘草、干姜,鲜血痢加黄连,小便不通加狄琼皂、大车前,痢下血水奈何?加驴皮胶。

治白痢

痢而腹部痛.加干姜、黄金桂.

治痢丸子,侧柏叶、黄连、香柯树、黄芩、金当归、玉盘盂、粟壳、地黄、猪人参、枳壳、香附、独步春、槟榔,米粉丸,下七三十丸。

苍术 白术 神曲 茯苓 地榆 甘草

痢久滑泄不禁.腹中已消.去槟榔、枳壳、浓朴、减芩连二分一,加诃子肉果粟壳、乌梅.

有食有积、胸口痛加姜黄、三棱、缩砂。饮酒之人脏毒,如血痢状,乃经常吃酒之过,遂成此病,先宜戒酒而药可愈∶赤元穆宗娇客 炒槐蕊 黄爪香 枳壳 炙甜根子 黄连 干葛 土当归上作一帖,清水煎,食前顿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,愈。

上锉。水煎。

痢久气血两虚.元气下陷者.去芩、连、枳壳、槟榔、浓朴,加沙参、黄 、升麻山菜.

又方∶樗皮 神曲 可离 铅皂 枳壳 上为末,烂饭丸,桐子大,米饮下八十丸。久下痢数月不能够下床,饮食不进,惫弱之甚以∶中灵草山蓟 黄 土当归离草 炙乌拉尔甘草 粟壳 实玉豉 独步春 缩砂 橘皮 升麻 火镰小刀豆蔻仁 泽泻 上作一帖。有热加黄芩,脉细,四体恶寒加干姜或煨肉豆蔻、川附数片,服数帖渐自进食。湿热下痢,小便涩少,烦渴能食,脉洪大缓,腹部痛后重,夜多痢下,桂苓甘露饮送保和丸八十丸。一作胃苓汤送下。湿多热少,脾胃不和,食少头痛,后重,夜Dolly下,胃苓汤送保和丸三十丸。一作桂苓甘露饮送下。阳虚面色黄白,或体肢倦懒之人,频并痛,后重不食,脉细弱,或有汗出,黄 建中汤吞保和丸八十丸。

治赤痢

痢而渴者.加麦门冬、香皂、五味、乌梅.

湿热不渴者,建中汤如苍术、茯苓个,吞保和丸。脾胃不和,食少腹胀痛,后重痢下,脉弦紧,平胃散加离草、官桂、葛根,或淅术茯苓皮汤送保和丸。下痢白积,黄芩离草汤加山蓟、橘皮、乌拉尔甘草、香皂、桃仁。下痢赤积,身热,益元散加木通、炒可离、炒广陈皮、淅术、煎,送下保和丸。

地黄 芍药 黄柏 地榆 白术

秋后痢.加藤豆、炒黑干姜、麻芋果、减芩、连.

一老前辈因饮清酒,作痢下,淡血水脓,腹部痛,小便不通,里急后重,野山参、杨枹蓟、松香皂、马蓟、槟榔、木香、甘草,上煎下保和丸八十九丸。第二方今证俱减,惟心神不安,用益无散。仲景治痢,凡言可下,率用承气汤,大黄之寒,其性善走,佐以浓朴之温,善行滞气,缓以乌拉尔甘草之甘,饮以汤液,灌涤肠胃,滋润轻快,无所留碍,积行即止。刘河间发明滞下证,尤为切要。有曰∶行血则便自愈,调气则后重自除,此实盲者之日月,聋者之雷霆也。

上锉。水煎。腹痛,加枳壳、浓朴;后重,加滑石、木香、槟榔;有热,加黄芩、山栀。

春冬痢.加干姜、肉桂、藿香、白豆仁、砂仁、肉果、减芩、连

一个人患利不进饮食,四君子加芎、归、药、广陈皮、炒曲、黄连、砂仁、麻芋果、鲜姜煎服。东易胡兄年四十余,患痢病已百日,百药治不效。时十月中,其六脉急促,沉弦细弱,右臂为什么,日夜数十行,视瘀物甚少,惟下清滞,有紫黑血丝,食全不进,此非痢,充当瘀血治之。间瘀血何由而致?如饱后急走,极力叫骂,殴击扑,多受疼痛,一怒不泄,补塞太过,乙酸乙酯火肉,皆能致之。盖此人二〇一八年枉受杖责,经涉六年,有此瘀血,服药后,得瘀血则生矣。遂以乳香、没药、桃仁、漂白土,佐以木香、槟榔,以曲糊为丸,米糊下百余粒,夜半又不动,又依照前法下二百粒,至天亮大下秽物,如烂太阿,约一二升,困顿整日,渐与粥而安。

又治痢方

痢而脉沉.四肢厥.牛皮癣.下如 溏.或澄清清冷者.寒也.减芩、连、槟榔、枳壳、浓朴、苍术,加鬼盖、熟黑顺片、干姜、以温之.

壹位患痢后啥强制。

滑石 苍术 川芎 桃仁 芍药 甘草

又方 加味香连丸 治水火脚气.里急后重.脓血稠粘者.黄连、独步春、肉果、棕榈酸皂、当归身、枳壳、乌拉尔甘草

一位患痢,善食易饥已见《医要》,世俗类用涩药治痢与泻,若积久而虚者,或可行之,而初得者,必变他证,为祸十分大。殊不知多因湿,惟分利小水,最是长策。《内经》谓∶下体热,却死;寒、即生。此大致言之耳,必兼证详之方可。今岂无身热而生寒、而死者乎?脉沉小依依或微者,易治;浮洪大数者,难治。脉宜滑大,不宜弦急。仲景治痢,可温者五法;可下者十法;或解热或利小便或待其本身区分易治、难治极密,但与泻同,立论不分,学人当辨之。大孔痛,一曰温之,一曰清之。按久病身冷,肺痈,脉沉小者,宜温;暴病,或身热,脉浮洪者,宜清;身冷黄疸,用温药;有可吐者,有可汗者,有可下者。

上为末。姜一片,擂细煎滚服。

上为末.每用粟米粉为丸.绿豆大.每服大人三十丸.小儿七十丸.赤.灯心乌梅汤下.白.紫姜粟玉米糊下.

初得时,元气未虚,必推荡之,此通因通用法,稍久,血虚则不行也。赤痢乃小肠来,白痢自傲肠来,皆湿热为本,赤白带,赤白浊同。先水泄,后脓血,此脾传肾,贼邪难愈;先脓血,后拉稀,此祛风止痛传脾,是谓微邪易愈。下如豆浆者,湿也,盖脾胃为水谷之海,无物不受,常兼四脏,故如□□之相染,超越通利,此迎而夺□□义如虚,宜审之。因热而作不可用大叶双眼龙等药,如伤冷物者,或可用,宜谨之。又神跡疫作痢,一方一家以内,上下相传染者肖似,此却宜用运气之胜伏以治之。禁口痢,此食欲热结,用黄连多加高丽参,湿煎呷之,如吐了又呷;当开以降之。人不知此,多用温药甘味,以火济火,以滞益滞也。亦有误服热药,毒gas犯胃,当推明而祛其毒。

又方 孙太师因饮用过多,腹胀,泻痢带白。

又方 参苓山蓟散 痢后调剂甚妙..

苍术 白术 浓朴 茯苓 滑石

本方加石白菖蒲一两.木香五钱.为末.空心饮汤调服二钱.

上 咀。水煎,下保和丸。又云∶加炒曲、乌拉尔甘草。

又方 痢后脚弱渐细者。

马蓟 酒芩 白芍酒柏

上为末,粥丸。以四物汤加广陈皮、乌拉尔甘草水煎,送下。

又方 痢后失眠,两只脚无力。

陈皮 半夏 白芍 茯苓 苍术 当归 酒芩 白术 甘草

上 咀。作一服,姜煎,食前。

又方 治小儿捌岁,下痢纯血,作食积治。

苍术 白术 黄芩 滑石 白芍 茯苓 甘草 陈皮 神曲

上 咀。水煎,下保和丸。

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中医特色,转载请注明出处:id="hi-133384">痢疾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